• <acronym id="vjvnr"><form id="vjvnr"><blockquote id="vjvnr"></blockquote></form></acronym>
  • <code id="vjvnr"><ol id="vjvnr"></ol></code>
    <output id="vjvnr"><form id="vjvnr"></form></output>

      <acronym id="vjvnr"><form id="vjvnr"><mark id="vjvnr"></mark></form></acronym>
    1. <source id="vjvnr"><center id="vjvnr"><del id="vjvnr"></del></center></source>

          申請文書勿讓他人代勞 美專家:百害而無一利

          2017-10-23 14:26:00 環球網留學 陳全 分享
          參與

            【環球網留學綜合報道 記者 陳全】當蘇·奧康奈爾(Sue O’Connell)的女兒央求她指導一下大學申請文書時,這位芝加哥母親毫不猶豫地告訴她只能自己重新來過。奧康納并不是一位殘忍的母親,她也不屬于那些咬著手指給不出任何建議的媽媽們。這位前律師現在的工作是大學升學指導,其他父母會雇傭她幫助孩子們度過困惑的申請期,步入心儀的學校。

            文書寫作只是申請過程中的一部分,但它越來越被業內人士重視,家長們會付錢讓專業人士幫助孩子自我發掘,以便能和其他同齡人區分開來。申請文書的一般長度在500到700詞之間,對很多普通高中生來說,這是一次“不成功便成仁”的努力嘗試。他們要足夠獨特和聰明,卻不能過度。孩子們要將自己推銷出去,但不能帶有自私或傲慢的色彩。成千上萬的同齡人都在做著同一件事——使自己更加突出。

            “并不是所有高校都會閱讀每一份申請,”紐約艾德菲大學(Adelphi University)新生招生主任斯蒂芬妮·S·埃斯皮納(Stephanie S. Espina)表示,“在閱讀申請之前,文書是了解學生個體的機會,他們藉此表達自己的興趣、熱情、對事物的反應以及未來的目標。”

            大學已經不僅僅是孩子們自己的目標,家長們也更多地參與其中,從某種角度來說這是一件好事。一項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美國兒科學會(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的共同研究顯示,父母對于目標院校的期望能促進孩子在中小學的表現提高。但家長們的期望會影響更多,即使學生已經從籃球教練或樂隊指揮那拿到了一份閃閃發亮的推薦信,家長們還是會焦慮不已:“還有申請文書怎么辦呢?”

            “家長們認為入學申請中存在著‘潛規則’,”里奇蒙德圣克里斯托弗高中(St. Christopher’s School)學術院長及指導主任吉姆·江普(Jim Jump)表示,他曾任全國高校申請咨詢協會主席。在他看來,對文書的最大“迷戀”是“高大上”,大多數學生能夠進入當地社區大學,但如果他們分數更高,課外活動更多,則有機會沖擊州立大學,“如果你的成績平平,在學校挑你的這個時候文書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比起高中的升學顧問,越來越多的家長選擇校外付費的升學指導,即使他們的幫助十分有限。有些需求更多的家長則會上網尋找“槍手”,他們將會完成一切內容,提供多種方案,從“編輯”到“完美搞定”。只需花上30美元(約合人民幣199元),你就可以在網上買到文書模板。

            “我認為這種趨勢糟糕且冒險,他們的文章都是‘套路’,完全無法表現你的內心,”奧康奈爾表示。雖然其中的風險和缺陷顯而易見,但文書市場卻在逐漸擴大。

            即使不提購買文書是件不道德的事情,讓你的孩子獲得不公平的優勢最終有百害而無一利,這將向孩子傳遞信息:你可以買到大學資格,如果有什么其他困難,父母也能幫你擺平。對此,哈佛大學學者卡里·詹姆斯(Carrie James)表示:“家長們也應該考慮長期的道德影響,通過這種行為,我們培養的究竟是怎樣的勞動者和市民?”

            大多數升學指導會嚴格區分“建議”與“代勞”,他們只是讓孩子自己寫出更加出色的自我陳述。“我教給學生基本的寫作結構,讓他們高效地敘述故事,同時擁有可視化的思維能力。畢竟自我陳述就像一部小電影。”升學指導伊桑·索耶(Ethan Sawyer)會以此幫助公立學校的孩子,這些學校里的升學指導平均要負責476名學生。索耶也曾收到代寫文書的要求,但他一一拒絕了。

            令人意外的是,招生官們并不反感學生能夠在文書方面得到升學顧問、英語老師以及父母,甚至是目標院校的指導。埃斯皮納稱:“很多學生并不太熟悉整個過程,包括文書的重要性,老師和顧問們對此進行指導是很正常的。”

            遇到學生真的想尋求更多幫助的情況,奧康奈爾則建議:“如果孩子覺得很艱難,那么其實他在講述‘錯誤’的故事,你只需要讓他們重新開始,講述真正的自己。”

          關注微信公眾號“課間八分鐘”及微博“環球留學”

          獲取更多留學/教育/海外生活信息!

          責編:陳全
          想要爱影院大全